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玉溪站长网 (http://www.0877zz.com)- 国内知名站长资讯网站,提供最新最全的站长资讯,创业经验,网站建设等!
热搜: 模式 平台 什么 为什么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综合聚焦 > 资源网站 > 资源 > 正文

拼命熬到了中产,却深陷“续租”的恐慌

发布时间:2018-09-07 20:29 所属栏目:[资源] 来源:卢松松博客
导读:长久以来,我们知道自己有多少钱或多少收入,能干什么或不能干什么。房租是可以预期的,即使买不起房,那也没关系,一切都有标准和分寸。未来即使不是十拿九稳,也充满乐观主义的幻想。2018年,一个夏天过去,事物开始改变形状,比如过去被房价如今被房租

拼命熬到了中产,却深陷“续租”的恐慌 心情感悟 工作 IT职场 好文分享 第1张

长久以来,我们知道自己有多少钱或多少收入,能干什么或不能干什么。房租是可以预期的,即使买不起房,那也没关系,一切都有标准和分寸。未来即使不是十拿九稳,也充满乐观主义的幻想。2018年,一个夏天过去,事物开始改变形状,比如过去被房价如今被房租挤压的日常生活与梦想。

没商量

胡景晖辞去我爱我家副总裁,“揭晓所有真相”时,眼光还没有越过他的行业。事实上,那不过是众多真相中的一个,或许是最不重要的一个。而那些真相所组装的夜晚,痛苦已经持久而缓慢的发酵了:正是在这样一个时刻,刘渺跟房东周旋了20天,他急切而焦躁,周边的一切突然变得捉摸不定。

“涨1000元,没商量。”房东的态度很坚决,没有一分钱回旋的余地。

刘渺租的房子在管庄——北京东五环再往外的地方,60余平米的小两居。刘渺的预期是4000元,头一次商量时,房东开价4200元,没想到三天后,房东反悔了,并且放话“不租就算了”。

刘渺的第一反应是不租了。他在管庄问了一圈,发现同样的面积,自如的报价是5200元。房东威吓他:你看楼上那家,已经涨到5300元了!

“没有选择啊!”他拖家带口,最终还是投降了。

长久以来,北京的生活似乎可以天长地久地持续下去,人人都有追逐财富的自由,市场提供稳定的保证,浮浮沉沉的惊惶背后,还留有一丝未来可期的从容。我们知道自己有多少钱或多少收入,能干什么或不能干什么。房租是可以预期的,即使买不起房,那也没关系,一切都有标准和分寸。未来即使不是十拿九稳,也充满乐观主义的幻想。

中关村和国贸聚集的白领知道自己的职业前景。玩串的老法师和搞艺术的先锋派都有自己的领地,他们在恰当的时间做恰当的事情。胡同的小店提供稳定的踏实感,后海的灯光使人目眩神迷,创业大街的咖啡时冷时热。

拼命熬到了中产,却深陷“续租”的恐慌 心情感悟 工作 IT职场 好文分享 第2张

△ 日前有消息透露,着名学者、哈佛大学燕京学社研究员黄万盛在北京每月花19000元租的房子到期后,房东径直要求上涨5000元。稍一犹豫,中介告诉他,带看时房东又提价至月租28000元。

北京意味着一种生活方式。它集中了整个中国最聪明的头脑、最有才华的学者和最新的商业贵族。它是上千年层层叠叠的剪影,它是形形色色涌动的人群:那些狂热的创业家和游荡的漂泊者都能找到去处。

这种感觉是由持久的经济繁荣奠定的。我们为这个世纪取得的成就自豪,人人都显得自信,理性,相信机遇和梦想。我们从来没有想过外部环境会发生什么变化。即使科技创业的热潮退去,似乎还可以找到新的热土。而能够承载这一切的,是夜晚一张可以期待的温床。

一个夏天过去,事物开始改变形状。

北京的租房正在经历新一轮上涨。数据显示,7月房租同比上涨21.89%,月租均价升至4902元/套。不仅是北京,租金上涨的趋势已经在全国蔓延,最高的是成都,涨幅30.98%。

拼命熬到了中产,却深陷“续租”的恐慌 心情感悟 工作 IT职场 好文分享 第3张

△ 北京租赁市场普通住宅租金走势图。数据来源:云房数据研究中心

近期准备换房或续租的人明显感到,租金涨1000元是最基本的共识,也是底线,这个数字随着地段和房屋质量不断往上升,有的甚至到达10000元。

即使是那些有极强支付能力的精英,也感到有些棘手了。

有人晒出了图片,2017年11月,他在东六环租下约150平米的3居室,租金是8700元,如今已经涨到14000元。不到一年时间,涨幅超过60%。这种情况并不罕见。

李迪2017年9月通过自如在管庄租下一套80平米的两居室,租金4790元,最近准备续租,管家告诉她已经涨到5670元。她到自如上一查,发现低于6000元的已被预定,地段好一点的逼近7000元,面积还更小。

“我当时就决定不租了,完全没有犹豫。”沿着八通线搜了一遍房租信息后,她无奈地发现,每个地方的租金都在上涨,要想找到自己能接受的价格,只能去更远的地方。最终,管庄再往东4站地铁的地方,她找到了合适的房子,每天去国贸上班需要走高速路进城,到家手机信号自动变成“河北移动”。

北边的情况亦然。在知名互联网公司上班的丁小强住在回龙观,4年前,回龙观在他眼里一片萧索,马路是弄脏鞋的泥地。上个月,房东告诉他房租要上涨1000元,涨幅是之前三年的总和。“能接受就住,不能接受搬走。”房东说。

往年每次涨价,房东都是商量的口吻,这次不同,是直接通知。“我是看你挺老实的,住了这么多年了。”临了,房东还补上一句。同地段的房子,已经没有低于6000元了。丁小强别无选择,咬牙同意加价。

位置好的地段更甚。小鱼在太阳宫租住100多平米的房子,租金是11000元。这个月到期时,房东告诉她,续租的租金将涨到15000元。

“我听到都疯了。” 她说。

抢房

妥协到六环外,李迪还是没有抢到房。上周五,李迪一边跟我们聊天,一边为抢房做准备。她看上自如一套租金3790元的一居室。

管家答应她,房源一放出来就通知她。

开始前一个小时,李迪打开了订房页面,管家每隔20分钟提醒她一次。几乎是在房源放出的一瞬间,她赶紧按下预定键,但到最后的付款页面,结果显示已经被人订走了。这就像是在微信群里抢红包。

“要在这个月底前找到房子,不然就只能睡桥洞了。”李迪来到北京,第一次感到生活紧迫的威胁。

【免责声明】本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,其相关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绝非权威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如您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,请提交相关链接至邮箱:bqsm@foxmail.com,我们将及时予以处理。

网友评论
推荐文章